《吳伯雄先生序》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星雲大師曾轉述一則故事給我聽,著實令我感動:
城郊有座私人花園,亭台樓閣,鳥語花香。主人是一位虔誠的佛教徒,他用寶石、珍珠等七寶,塑了一尊觀世音菩薩聖像供奉,莊嚴無比。天色已晚,有一隻賽鴿飛得疲倦了,停在菩薩的腳下,準備休息一晚隔天飛回去奪冠。睡到半夜,一個東西掉下來,硬硬涼涼的。鴿子想:「下雨了嗎?」一看,不是雨水,而是一顆寶石。牠想:「這一定是觀音菩薩慈悲,要我代他送給貧苦的人。」鴿子銜起寶石,投進一戶清寒人家。牠覺得應該跟菩薩有所交待,於是飛回了菩薩的腳下。不久又掉下來一顆珍珠,想到這是觀音菩薩救度眾生的願心,鴿子沒有猶豫,振起翅膀,銜了珍珠繼續飛出去。「我還是要回到菩薩那裡,表示對這樁任務負責。」鴿子又回到菩薩的座下。
  第二天清早,賽鴿鼓著飽滿的翅膀準備上路。才要離開,觀音菩薩的身上又落下一顆珍珠。鴿子停了下來,心裡想:「一定是菩薩的信任,知道我可以達成任務,所以把送珍珠的事託付給我。啊!和菩薩度眾的慈心悲願比起來,功名獎項又算得了什麼呢?我不回去了!」就這樣,菩薩掉下一顆珍珠寶石,鴿子就銜起一顆珍珠寶石。從黑夜到白晝,從夏天到冬天,此一來彼一往,到最後,觀音菩薩翠玉做的眼珠子都掉了下來,成了一尊瞎眼的塑像。
冬去春來,主人來到觀世音菩薩像前:「哎呀!怎麼變得這麼醜,我得把它整理整理。」他一彎身想要拆除,卻在菩薩的腳下,看到一隻枯瘦僵硬的鴿子。他絲毫沒有考慮,拿起來便往旁邊的草叢一丟,走了!
  故事說到這裡,大師停了一會兒,然後悠悠的說:
「觀音是菩薩,鴿子也是菩薩,菩薩就是這樣無怨無悔、義無反顧,沒有人知道他做什麼!」當我還在罣念鴿子的結局時,大師對於「菩薩精神」的詮釋,確實令我意外,也令我感動。星雲大師弘法整整半世紀了,我個人也敬仰大師弘法數十年。不管是二十多歲時,騎著腳踏車深入到窮鄉僻壤布教,或是到現在運用最新的科技電視、報紙、網路弘法,大師的精神,五十年一路走來,始終如一。大師一直致力於佛教的生活化、大眾化、普遍化、現代化,他說:「凡是佛說的、人要的、善美的、淨化的,就是人間佛教。」尤其要把深奧的佛法讓大家都能聽得懂、做得到、能接受,才能讓人受用。他並且提倡正信的重要,就像佛指舍利來到台灣,八百萬名信眾虔誠禮敬,大師強調我們應該以真誠的心來檢驗自己是否與佛心相應,更勝於只是向佛祈求感應、祈求賜福。
  當我們憂心國家道德向下沉淪,社會人心衰落,幾十年來,大師秉持「有佛法就有辦法」的卓絕精神和毅力,一步一腳印,不斷地辛勤耕耘,努力弘法,只為人心注入一股向上提昇的清流。我們可以看到,不管是在教育、文化、藝術、慈善、共修方面,大師弘揚佛法的慈悲智慧,實踐教義的事蹟成效,有著不可抹滅的重大貢獻。在他,已經不是個人,而是社會道德、人類善美的表徵,到全世界走一遭,我們就知道,大師提倡「人間佛教」的理念,不僅突破了國界,突破了種族,而且在歷史上留下新的一頁。可以說「佛光普照三千界,法水長流五大洲」,他做到了「行佛」的境界。
  大師說:「我們現在所做的事,什麼都沒有,就像觀音菩薩,像鴿子一樣,來為眾生來,去為眾生去,無論什麼東西都會成、住、壞、空,無相無住;但現在是有相的,所以要努力實踐菩薩道的理念。」我想起佛陀說過,他一生說法,未曾說過一個字;禪宗不立文字,祖師們的語錄卻是最多,並且發人深省。雖然大師也曾說自己是「處處無蹤跡」,然而,在這個有形有相的世間,我們仍期盼,透過大師的弘法歷程,為眾生留下信心,為佛教留下歷史,為社會留下功德,為人間留下美好。
  因此,佛光山宗務委員會發起編輯《雲水三千》,並邀我作序。我欣然為之。